•   张达,服装设计师,目前生活/工作在中国上海。在[没边]开始的前几年。张达尝试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运用到设计里”,这是张达在官网里对自己的介绍。

      张达穿着一身黑色装束,黑色眼镜,卫衣上印着 spirit of freedom。他声音带点北方口音,谈起某个观点的时候,会在中途习惯性地跳出来从另一个角度否定自己。

      这位服装设计师刚刚在上海时装周新平台诸色会结束自己品牌没边(Boundless)的展示秀。 秀场的主题有点非常规:“连体人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?”。整个系列从这个问题出发,展示两件球衣叠套、多领、多袖、裙子和裤子的叠穿等设计,超越传统服装定义的上衣和下装。

      秀场在上海中实大楼 2 楼,这栋建于 1929 年的英式建筑里楼梯有些狭窄陈旧,被刻意营造出昏暗的灯光效果。在钢筋水泥的空间里,张达搭建了一个艺术装置,另一面的房间里则用三面镜子搭建了一个舞台,倾斜的镜子制造出空间错觉。

      这不算传统意义上的走秀,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表演,戏剧效果大于衣服本身的展示。开场,屏幕上播放着看似无意义的黑白短片,身着黑衣的素人模特在舞台上做出古怪的动作,趴在镜子上与“自己”合体,在地上打滚,头套着黑色的塑料袋......

      第二幕像一场神秘的祭祀仪式,身着东方剪裁服饰的模特在舞台上将视频中的黑色塑料袋扎破,黑色的气球从中涌出。肃穆安静的东方少女和暴力的行为,传递出一种黑暗的负面情绪。

      随后黑暗的气氛开始消解,衣服也开始出现粉色、蓝色等张达眼里觉得“甜俗”的颜色搭配。唯一的黑色只剩下模特脸上的黑面膜。

      几乎每次秀张达都会使用素人模特,一方面他说设计衣服是为了给普通人穿的,用不完美的方式展示更合适;另一方面他也坦言,用两套纸样、做两套衣服,一个适用于模特身材拿来展示,另一个适用于普通人的身材拿来卖,“对于我们小工作室来说费用有点高”。

      2005 年张达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“平行”(Parallel),开始做自己的品牌“没边”(Boundless),在这期间,曾担任爱马仕旗下品牌“上下”的设计师。他 1990 年从西北纺织学院毕业,随后在西北纺织学院 VVOB 中心跟随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服装系老师学习,1998 年在罗马 SARLI 高级时装公司实习。1999 年到 2002 年在上海逸飞服饰有限公司工作,这也是张达自认为学到最多东西的时候,了解了整个服装制作过程。

      现在,张达专注在自己的工作室上,最近推出了新品牌 “日用”。就像它的名字,“日用”的定位更偏向适合日常生活的衣服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秀后,有位建筑师跑来和张达探讨服装里的建筑思维和空间概念,张达说“抬举他了”,“服装本身表达不了太多东西”。但他喜欢和建筑师朋友聊天,觉得他们的视野确实要比服装设计师更宽广,思考问题也更深度。

      Q:扎气球的表演和戴着黑色面膜的模特让人有点压迫,衣服设计上又有很鲜亮的颜色,整场秀想表达什么呢?

      黑色代表比较压迫感的东西,甚至有点攻击性。你可以看到黑色从前到后渐渐消退,最后只有面膜那里剩了一点。

      对我来讲,这是真实的情况。当然这种真实的情况不一定应该用在设计上,更应该用在纯艺术表达上。因为艺术应该是唯一一种途径在表达负面情绪的时候是有价值的。(前提是)你有能力把它转化成有启发性的东西的时候。但在其他任何领域上都不太有任何情况产生积极的回应。

      它的反面可能就是粉彩的格子,这种比较甜俗的东西。之间确实是有矛盾的。扎那个东西,我也希望两个反差比较大。女孩看起来比较平静,穿的也是中式和日式混合的东西,但突然会做出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举动,就是很暴力。

      当然我也没看最后是什么样,是不是能够传达得很准确。我希望表达那样的情景,就是,很多事情......当然这样去解释挺没劲的,好像说的很简单, 就是你看到的东西和你真的知道的不完全一样。这是一个事情很复杂的地方,就是一个人的样子和他做出来的事情可能是不一样的。但可能这就是他真实的样子,有不同的侧面,有他的复杂性和丰富性。

      现在的社交媒体把复杂性和丰富性抹平了,比如 140 个字让你说清楚一个事情,或者有时候会问你用一句话概括什么什么,当然有时候可以概括,广东快乐十分有时候没办法概括。这些方式都是把复杂的东西,丰富的东西扁平化。所以现在很多人想事情比较蠢比较傻,没有这种深入的想法。

      Q:之前和一位时尚专栏作家聊他现在最担心的问题,也说到了设计的扁平化,大家都是从社交媒体思考问题的,你的灵感来源全是平面的,所以设计出来的东西也是扁平的。比如JW Andrewson 新一季做的东西虽然好看,但是特别平面。

      Z:扁平化,你可能比他想的深一步你会觉得这是个问题,但如果 90% 的人觉得不是问题就不是问题,虽然那个东西确实是有问题的。但是要从哪个角度看。比方说我们工作室收到的简历,都是一个字都没有,一个简历附一个照片就来了。那些人觉得没问题,发给同龄人也觉得没问题,就不存在不礼貌的问题。

      Z:我觉得求职信是个问题,你来面试,什么也不写,就附个简历,就像我还没自我介绍呢就跟你说我要什么东西。中国人开店,一个人走进来看东西,走之前一句话也没说,店主和客人都不觉得有问题,但在西方进去,也不跟人点个头打个招呼,走之前也不跟人再见的话,人家就会觉得你很粗鲁,所以看你在哪个环境生活。

      Q:现在很多中国年轻设计师不会强调中国的还是世界的,只是说我在表达自己的世界观就够了,有人喜欢就过来。你在做设计的时候,会不会觉得探讨中国设计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?

      看怎么来说中国设计,有很多人在谈,并用不同的例子来探讨。如果从表面上来看,其实我是不太能形容的,不管是抽象的还是具象的方式。过去呈现的东西都没有令人满意的,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。如果是那种类型的中国设计,我也没有兴趣去看。

      但这是一个值得很多人讨论的话题。我一个人也不是很能说清楚。你说按照自己的世界观去表达,当然是可以的。这和你的成长背景和教育背景是相关的。但你的独特性是在哪?

      当然也会有,因为现在更多人强调个人的独特性,而不是在一个特定文化背景下来说。这也没有问题,是个人选择的问题,你是从个人角度表达个人的独特性,还是从文化角度同时表达个人和区域文化的特点,都可以。

      这个是自由的,没有必要去强调谁一定要做什么。只是说现在很多设计出来,你觉得是国际化,实际上是个性缺失。

      大家都觉得很受用(国际化)这个词,因为感觉我们好像和世界一样了。但这个心态本身是你处于劣势状态才会想到的一句话,你要是事情的开端者的话根本不用去想这事儿了。差了一大截子,你才很高兴自己赶上了。你还是赶人家呢,所以没有自己的方向。你和别人的方向是一样的,这有什么个性可言呢?

      Z:几年前就有了计划,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做出来。原因是自己喜欢这一类的东西,所以也愿意做这个东西。当然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需要这种类型的产品。

      从我专业角度来讲,做这类产品可以让我更了解服装的制作过程。俗话讲,画人难画鬼容易。因为基本的款式大家都知道你应该是什么样的。你做得不好的话,别人都看得出来。

      你要做出一个外形、幅度和传统的(衣服)特别不一样的话,别人是肯定看不出太大问题的。你说我就把它改成这样的,那别人也没办法。

      另外这也会让你关注人在日常生活中穿什么而不是流行什么。你会很切实的考虑那样的人、那样的身材穿什么是比较合适的。它和人的关系更加亲密,而流行关注的是一个时间段里大家崇尚的东西,其实跟人的关系没有特别具体和明确。所以这是我做这个系列可以获益的东西,如果我确实做得不错的话,顾客也是可以从中获益的。

      Z:这和人的穿着习惯是有一定的对应关系的。你不能成天穿很戏剧化的衣服。有人是这样的,但很少。大部分穿着还是我们所谓的普通的衣服,但你也需要一些新颖的东西调剂。我做这些东西首先和我自己的喜好一样,其次和大多数人的喜好一样。这本身是一个商业上的考虑。

      服装就是商品,除了它有文化属性和设计上的价值之外,它有商业属性,你是要操心它卖的(怎么样)。目前日用系列的销售只放在网上卖。

      Z:我希望它能更多在网上销售,而不是实体店。因为这种衣服覆盖面大,更适合网上销售。你知道它的尺寸合不合适之后就可以在网上买。不需要试。

      Z:不需要,体验性你买回去体验就行了。穿了一年之后知道好坏,好继续买,不好就停止买。不需要那种商店装修气氛的体验和服务体验。

      日用是另外一种情况,不能说它平庸,我觉得是更接近事情原本的样子,或者原本常态的样子。我希望了解通常人们在几十年前,和 100 年前做衣服,环境和现在差很远,有多少东西是被时间带走的,有多少东西是留下来的。学习这些东西,对做现在的衣服更有用。

      它(日用)和中庸没有关系。我实验性设计那部分和中庸有关系。但中庸并不是一个坏词,很多人并不懂国学,我也不懂,中庸基本上被说成一个坏词,因为大家都接受西方价值观,中庸是一个平庸无能的想法,但其实是一个挺有智慧的词。所以这个只能说大家无知吧。接受西方的东西又吃不透,自己国学和中国传统好的东西也没有了解。

      Z:我不认为中庸是一个坏词,我只是说我做的东西比较平庸,当然我也用了中庸这个词,也是习惯性,也逃不出那种样子。

      在刚做自己产品的时候会考虑抽象的东西比较多。就是我希望那个东西没有具象表面的痕迹,全是抽象化的思考。

      现在这个阶段我希望两个东西融合得比较好一点。我希望抽象的东西能延续下来,因为它对事情有更好的分析和理解。表面情感的东西也应该是有的,两个不应该分离的那么开。我觉得经历了前面和中间两个阶段后,这个是我现在对服装的认识。

      Z:有很多。不光商业,还有设计上也有很多需要提高的东西也是想做的。两个东西要有很好的支持。你用很好的设计换钱,那个钱帮你生存。就是这么一个关系,两边都是很重要的。你设计不行,赚钱......当然不是说赚钱不好,你用一般的设计赚很多钱当然挺幸运的。但如果你对自己的设计有期待有要求的话,能用相对像样的设计,换点钱,你自己满意,顾客也会给这个品牌相应的尊重。然后你也会用这个钱把品牌做得更好,其实就是这样的关系。

      Z:看过两个书。也不是,是听过一本书。音频节目,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老,或者不认识,叫阿城。听别人朗读他的随笔。

      我觉得这个人不错,有脑子。一个是知识结构是跨越性的,还有他对事情的理解没有那么多…...我不能说是主观的,因为每个人认识世界都是主观的,但是他比很多人少了一些躁,或者戾气,其他人有很多,像陈丹青那种,没有太大意思。虽然有见解,但总的来讲看事情没有那么....阿城就是他的悲和愤怒没有那么强烈,所以他不掩盖对事情客观的看法。就是看东西比较透。当然不能说很透,没有人能完全看透。但他比大多数人,确实更智慧。

      A:我是一个建筑师,刚刚看了秀,之前在网上也看过你的衣服,能感受到你的衣服和建筑之间的联系,想了解一下是有把建筑的东西加进去吗?

      A:我也看到过其他的服装设计师,但您的衣服对我的冲击很大,那种空间和结构感,想听听你在做衣服的时候有哪些和建筑的联系吗?

      Z:我自己也有建筑师朋友,有一些了解,但是很皮毛。我喜欢建筑,喜欢看,但不喜欢施工那一部分,所以了解很少。

      我对建筑师如何看待一件事情是很感兴趣的。比方说建筑师朋友和服装设计师朋友和我聊天的时候,真的是天壤之别。服装设计师的视野还是很窄的。

      建筑师因为他涉及到的领域很多,包括社会资源、权力之间的联系,非常广。所以他们不得不去思考,或者本身就有兴趣思考。从他们身上我确实学到很多东西。至于这些东西在我产品里有多少转化,我也不敢说。

      前期的设计确实有尝试。以至于有些建筑师确实很感兴趣。北京哥伦比亚建筑系在北京有一个办公室,有很多交换生来看,也买过东西。

      我关心建筑师怎么去看空间,建筑在建筑地周围处于一个怎样的角色,还有就是建筑本身内在的尺寸对人有多少影响。但我也没有能力在服装上把它转化的很好,但是我确实很有兴趣。

      另外一个我其实比较讨厌很多人把服装形容成雕塑。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差评,服装就是好服装,别像什么雕塑。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修辞方法,我对修辞方法没什么意见,只是看待它的角度,觉得衣服本身跌宕起伏像雕塑一样才是对的,那个我不太喜欢。尤其是意大利巴洛克式的设计,服装上也有巴洛克的设计,那种跌宕起伏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僵死的东西。

      我觉得东方的布料和人体结合的方式更妙一点,就是它不是做成一个固化的形,像一个壳一样套在身上,和身体之间有一个契合。当然这也是一种思考方法,但我觉得材质本身以及其重量根据身体原本的形状做一个造型,是一个更高级的做法。

广东快乐十分服装设计师张达聊了关于他对衣服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Online
TEL

0769-66889888